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广东华南虎 >

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与吕跃虎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归档日期:08-24       文本归类:广东华南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告: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香樟大道168号科技实业园D21楼3-4层东侧,统一社会信用代码2XD。

  被告:吕跃虎,男,1976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职业不详,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

  原告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斯特公司)与被告吕跃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菲斯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罗启慧、许憬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吕跃虎经公告送达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依法判令被告立即归还借款3324572.8元,自起诉之日起按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至实际归还之日止;二、本案受理费、保全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被告吕跃虎原系合肥市菲斯特车友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6月15日,应吕跃虎邀请,广西百色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肥市菲斯特车友俱乐部有限公司注资980万元增资扩股。2015年7月28日,变更公司名称为“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任命刘海涛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吕跃虎为总经理。股东分别为广西百色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吕跃虎、吕跃龙三方。被告吕跃虎在2015年9月7日至2016年7月28日任公司总经理期间,向公司借款合计1290420元。分别于2015年10月14日、2015年12月29日、2016年1月14日、2016年4月13日、2016年5月11日归还借款合计1010000元,尚欠借款280420元整未归还。除了上述借款之外,吕跃虎拟作为其新增出资投入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的实物资产中:有6台撬装加油设备系吕跃虎以原“合肥市菲斯特车友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名义,按每台75万元授信,到上海鼎益融资租赁公司做设备售后回租。售后回租的融资款项未入合肥市菲斯特车友俱乐部有限公司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账户。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实际使用的4台设备是在广西百投集团注资后,分别于2015年7月和8月,分4次按照30万/每台、4台共支付1,200,000.00元后,从厂家提回后使用;另外:截止至2016年7月31日,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已代吕跃虎偿还了该6台设备回租本息11期、共计1,574,086.80元(审计时已调整挂账至“其他应收款-吕跃虎”户名下);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代为吕跃虎支付上述合计的6台撬装加油设备的金额2,774,086.80元。2016年4月15日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会议明确:原菲斯特车友俱乐部有限公司六台撬装设备(即股东吕跃虎原拟作为其新增出资的设备)的回租款为自然人股东吕跃虎个人债务。2016年6月19日后的回租本息由自然人股东吕跃虎个人承担,并限期归还之前公司先行垫付的设备回租本息。2015年,菲斯特公司为了拓展市场,同意客户以中石化加油卡抵付所欠公司的油款,后由公司业务员或经理到石化站点置换油品或置换现金。吕跃虎与2015年12月从出纳张皖皖手中领走两张加油卡,共计70,066.00元,至今未将处理后的款项返还公司。2016年1月22日,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与吕跃虎、徐杰签订了《欠款支付协议》。协议第二条第1款约定,第一次支付20万元,由甲方(被告吕跃虎)向菲斯特(原告)借款20万元,用以偿还该笔款项。为了保证支付的及时性,甲方向公司的借款直接从众力的欠款中予以抵扣。2016年1月22日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债权转让方与债务人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债权受让方史耕君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将对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享有的全部债权供油款509,437.33元,转让给史耕君。约定转让价款为509,437.33元,自签订协议之日起3日内,由史耕君一次性支付给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同意在债权转让完成后向史耕君偿还全部债务。2016年1月29日,安徽菲斯特公司收到史耕君转来的309,437.33元,剩余200,000.00元根据合同约定算做吕跃虎向公司的借款。而该笔款项,被告吕跃虎至今未归还公司。以上借款合计人民币3324572.8元,经原告多次催促,被告避而不见,拒不归还借款。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具状贵院,请求判如所请。

  庭审中,原告菲斯特公司表示:一、2015年6月19日、6月21日、6月23日、6月27日四笔共40万元款项,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且公安机关已对此刑事立案,故将上述款项移出此次诉讼范围;二、2015年8月16日162820元借款、8月25日37.4万元借款及9月1日34万元借款包含于2016年4月15日经公司董事会决议确定的被告吕跃虎个人借支312万元款项中,即上述几笔款项与2774086.8万元合并主张借款总额按312万元计算。

  原告菲斯特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结合其当庭陈述,本院认定如下:一、原告菲斯特公司与被告吕跃虎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金额为333.06万元,吕跃虎负有归还上述借款本金的义务,扣除其已归还的101万元,尚余232.06万元未还,逾期未还的,还应支付相应资金占用费。2012年4月6日,吕跃虎与其他自然人成立合肥市菲斯特车友俱乐部并担任法定代表人,2015年7月30日该公司更名为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案外人刘海涛变更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吕跃虎于同年9月7日被任命为该公司总经理。2016年12月1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再次变更为黄贞惠,吕跃虎继续担任公司高管人员。吕跃虎与菲斯特公司存在多笔借贷关系:首先,2015年7月6日及2016年1月13日,吕跃虎以个人名义分别向菲斯特公司借款5000元及5600元,因数额较小,该公司财务遂从公司备用金中提取现金向其交付,但吕跃虎在此期间并未发生任何因公出差等项目支出,亦未提交任何因公花费票据证实上述款项系因公花费,故上述款项应为吕跃虎个人向公司借款;其次,吕跃虎在投入菲斯特公司的入股资产中含6台撬装加油设备,上述设备的售后回租款项应由吕跃虎承担,但吕跃虎一直未支付上述款项,菲斯特公司为经营需要只得先后垫付共计1574086.8元,后因吕跃虎原因导致上述设备售后回租合同未妥善解决,菲斯特公司只得另行花费120万元购买了4台同类设备用于生产经营;在此期间,吕跃虎另分别于2015年8月16日向菲斯特公司借款162820元、于同年8月25日向菲斯特公司借款37.4万元借款、于同年9月1日向菲斯特公司借款34万元。2016年4月15日,该公司董事会对上述款项进行了清算,最终双方明确上述借款总额固定为312万元,系吕跃虎向该公司的借款,由吕跃虎负责向公司偿还。至此,该312万元经双方结算已转换为吕跃虎欠款,对此吕跃虎负有清偿责任;最后,因案外人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欠菲斯特公司509437.33万元,而吕跃虎与案外人徐杰又存在总额为41万元的借贷关系,为一次性解决上述问题,2016年1月22日,吕跃虎与菲斯特公司及案外人徐杰签订《欠款支付协议》一份,菲斯特公司(债权出让方)与案外人史耕君(徐杰妻子、债权受让方)、案外人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债务人)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由吕跃虎向菲斯特公司借款20万元用于偿还欠徐杰的部分款项(从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欠菲斯特公司的款项中直接扣除),同时由徐杰代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向菲斯特公司偿还借款309437.33元;待上述款项到位后,史耕君即可从菲斯特公司处受让取得对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价值509437.33万元的债权。后徐杰依约支付了相应款项309437.33元,菲斯特公司亦依约从本公司账目中按509437.33万元全额冲抵了与阜阳市众力建筑垃圾清运有限公司之间的欠款,并将相应债权依约转让给史耕君。由此可知,上述协议各方除吕跃虎外均已依约履行了相应条款,菲斯特公司完成了向吕跃虎出借20万元帮助其归还欠徐杰款项的义务,故该20万元亦应由吕跃虎向该公司负责偿还。上述款项共计333.06万元,扣除吕跃虎已归还的101万元,尚余232.06万元至今未还,菲斯特公司主张自起诉之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资金占用费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对此,本院予以支持。二、菲斯特公司主张的部分借款或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或缺乏相关证据,本院不予支持。首先,2015年6月19日、6月21日、6月23日、6月27日四笔共40万元发生在吕跃虎与菲斯特公司之间的经济往来已由公安机会刑事立案侦查,故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对上述款项,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处理;其次,经查,菲斯特公司在2015-2016年期间确有使用吕跃虎车辆为公司服务的行为,故该公司主张2015年8月20日吕跃虎汽车保养费1000元、同年12月4日吕跃虎领取的价值70066元加油卡为吕跃虎个人借款缺乏事实依据及证据支持;最后,2016年3月31日,吕跃虎以去上海出差为由向公司借支2000元,其虽未提供相应票据,但菲斯特公司认可吕跃虎确实发生了上述因公出差行为,仅因其未提供票据就认定该款款项系吕跃虎个人借款证据不足;故对菲斯特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均不予支持。三、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提交证据2-12三性均无异议,其证明效力应以本院查明事实为准;证据1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吕跃虎在担任原告菲斯特公司高管期间,存在出资不当、多次向公司借款用于非因公消费等行为,结合相应银行转款凭证、会计账目记录及经其参与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可知,吕跃虎共向菲斯特公司借款333.06万元,双方之间借贷关系成立,扣除吕跃虎已归还的101万元后,吕跃虎仍负有按时归还剩余借款本金232.06万元的义务,逾期未还的,还应承担相应资金占用费。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吕跃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一次性归还原告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借款本金232.06万元及资金占用费(自2017年8月3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欠款还清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3397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8997.5元,由被告吕跃虎承担24497元,由原告安徽菲斯特投资有限公司承担13900元;公告费800元,亦由被告吕跃虎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链接:http://convindex.com/guangdonghuananhu/743.html